第三百九十七章去向

小说: 异常生物调查局 作者: 苗棋淼 更新时间:2020-05-23 06:32:24 字数:3154 阅读进度:398/404

我把手机扬了一下:“他烧纸的位置在这儿。”

景圆凑近了一看:“这地方的风水有点奇怪啊!”

“对!”我点头道:“那里看似四通之地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十字路口。实际上,再往前走十多米又是一个十字路口。这个地方可有把死人送走,也可以让他迷路。齐向晨似乎是在摆脱什么人啊!”

闫星宇急声道:“齐向晨到福利院看望的是什么人?”

“是一个疯子!”我说道:“我查过,第五福利院是全市唯一收容精神病人的福利院,齐向晨去探望的那个人,在福利院里已经住了二十几年了,他到福利院的时候就没有名字,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信息。福利院只好给他起了个代号,叫大个儿。也只有叫大个儿的时候,他才会有反应。”

我沉声道:“齐向晨不会无缘无故去看一个精神病人,那个人才是引出齐向晨的关键。”

我还在说话之间,叶玄已经把车给停在了福利院的门口,接待我们的人是一个老护工。我跟在对方身后问道:“那个大个儿是你们从哪儿捡到的?”

护工说道:“大个儿来了二十多年了,听说是在火葬场捡回来的。那时候,他都快要被火化了,结果在进炼人炉的前一分钟缓过了一口气儿来。你说,这人命大不大?”

护工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要我说,有时候人活着还不如不活,眼睛一闭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,何必活着遭这么多罪?”

我试探着道:“疯子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么?什么都不知道的人,其实也之种快乐。”

“那可不是!”老护工说道:“有些疯子确实什么都不知道,就知道饿,知道困,吃饭睡觉比天还大。可是有些疯子,表面上疯疯癫癫,内心却异常的清醒。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?疯,对他们来说是一种逃避。”

我沉声道:“那个大个儿就是这样的人?”

老护工笑道:“谁知道哩!我跟大个相处久了,只是有种感觉罢了。”

老护工把我领到一间病房门口:“大个儿就在里面。”

我顺着门缝往病房里看了过去吗,那个双手抱头坐在床上的病人,似乎也知道门口来了人,从胳膊中间露出一只眼睛,往我这边看了一眼,马上又抱住了自己的脑袋。

我心念微动之下,一只手按住门把,一手抽出毒蛟,提在了手里。左手往外猛一拽门,右手刀锋就顺势劈进了门内。我那一刀贴着大门内侧一滑到底,被刀锋劈断的把手顺着大门飞出一米开外时,我手中砍刀顺势向后反撩了过去,在空中回旋半圈才停了下来。

可是,我的一刀除了砍断了一个门把手,等于是完全落空,我的心也跟着往下一沉。

坐在床上的那个病人,应该是没有全疯,他看我那一眼分明就是给我提示,告诉我,门边有人。

疯子,用手两只手挡住面孔,在双臂中间看了我一眼,分明就是把手臂比作大门,告诉我门口有人。

我劈出的那两刀正好是最有可能藏匿杀手的位置,可我那两刀却全部落空……

是我想多了,还是会错了意?

不好!

我心中惊悚刚起,就听见身后有人说道:“他说门口有人,人可不一定是躲在门里面啊!”

那个说话的人,分明就是许老师。

我下一刻间,我就觉得身后一冷,有人把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:“有的时候,人得学会认命。你反抗不了什么,何不乖乖的听从安排?有的时候,舒舒坦坦的去死,未尝不是一种幸福。”

我冷笑道:“可我更喜欢让我的对手去死。你上当了。”

那人微微一怔之下,我的肩膀上忽然冒出来一团烈火,暴烈的火焰从沿着那人五指周围穿空半尺,却没燎着我一根头发。可是,把手搭在肩上那人惊叫声中连连后退,一只左手也被烧成了火团。任凭他如何抖动,也甩不掉手上的的火焰。

我转头看向对方道:“你觉得,我会在一个地方栽两次跟头么?”

把手搭在我肩上那人,就是领我过来的护工,这会儿,他已经被疼得面部扭曲,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我道:“这是什么火?”

“烧死人的火!”我冷笑之前往前走了两步。

我爷以前就跟我说过一句话:混迹江湖,永远不可能停滞不前。就算修为没有精进,其他的方面也会不断完善,哪怕你不想动,也会有人逼着你动。

我以前不知道我爷是什么意思。等我混迹江湖之后,也开始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。你得尽快补齐自己的短板儿,否则的话,幸运不会一直跟着你走。你能侥幸躲过一次危机,不会次次都能逃出劫数。

从陈三金他们着了对手的道儿之后,我就在想一件事儿,死人换活人的关键是什么地方?如果,《走廊里的自己》记录的是真实的故事。那么,死人想要替换掉活人,就得至少接触对方三次。

死人能抓陈三金,为什么不能抓我和叶玄?

我从徐老师家出来就悄悄在所有人身上撒了一种小糖豆配置的秘药“阴火散”,那种秘药来自巫门,当接触秘药的阴气达到了一定程度阴火散就会自动燃烧。但是阴火散只伤死人,不伤活人。阴火碰到死人之后就会如同跗骨之蛆,摆脱不掉。碰上活人却不伤分毫,这就是为什么火焰贴着我的耳朵窜起来一次多高,却没燎着我一根头发的原因。

那个老护工无论抓了我们谁都是同一下场,被阴火缠住,他算是别想跑了。

我在步步紧逼之间沉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老护工冷笑道:“你果然有几分本事,但你本事再大,也别想活着离开大学。”

老护工说完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,我上前一步试探了一下对方鼻息。对方并没断气。手掌上的阴火随之不见了踪影,阴火烧得不是那个老护工,而是他身上的亡魂。

我转头看向福利院走廊时,走廊的尽头离地一米多高的地方,已经亮起了一个火点。

下一刻间,手上燃烧着阴火的人影就出现在了走廊另外一边,对方从墙角上露出来的面孔,已经跟陈三金有五分相似了:“你烧我,就是在烧他。不信,你自己看看陈三金的手。”

我还没来得及去看陈三金,那道人影就凭空消失在了走廊尽头。

我和叶玄一块儿看向陈三金时,后者已经脸色惨白,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滚落在地:“野哥,我的手……动不了了!”

陈三金试着活动了一下右手,他五根手指手却像是被黏在了一起,怎么动也分不出个儿来。

陈三金的眼圈都已经红了,对于他这样的暗器高手来说,你可以要他的命,却不能断了他的手。

叶玄抓起陈三金的手道:“刚才那个死人抓你的手了?”

前一秒钟,还是眼圈通红的陈三金忽然抬起头来,邪异笑道:“你现在不是也抓着我的手么?”

叶玄懵了:“你……”

“快松手!”我想都没想的抬手一掌往叶玄手上拍了过去,我手掌还没触及叶玄,对面就飞来了一条真丝手帕变幻而成的白影,那条带着几分香气的手帕虽然只有一尺来长,上面的力道却不下于一条长鞭,仅仅是眨眼之间就打开了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掌。

等我仰头看时,闫星宇已经带着几分嫌弃的抖起了的自己手帕,他脸上的神情分明带着几分女相。

那个时候,我已经来不及去理会闫星宇如何了?转过头再次看向了走廊的尽头,那边已经有多出了一个跟叶玄有几分相像的人来。

他和假的陈三金并排站在了走廊上,抬手一只手往自己脑袋上敲了敲:“动动脑子,让我抓到四次,我就是叶玄了。”

我上当了。对方的目标本来就是陈三金,更不是我,而是叶玄。

那个假的陈三金,晃动自己的右手:“区区一点阴火就想困住我?你也太嫩了,陈三金的功夫在手上,我怎么舍得弄坏了他的手。”

假陈三金说话之间,从袖口里翻出了一把手术刀,在空中翻了一个刀花儿,动作之敏捷,完全不输于正主。

走廊那边的两个人,同时抬起右手往我这边指了过来,异口同声的说:“小心,别被我抓住你的手!”

“妈的!”叶玄暴怒之下从身后抽出枪来,隔空指向了另外一个自己。

“别开枪!”我差点拿手去堵叶玄的枪口,才算把他给拦了下来。

我不知道那个假陈三金的话究竟是真是假,万一叶玄一枪过去,对方身上开了一个窟窿之后,自己身上也跟着透出来一个弹孔,我就连救他的机会都没有。

假叶玄哈哈笑道:“这就对了。世上的游戏没那么多公平。但是越是不公平的游戏,就越有意思。因为,这种游戏可以让人享受到优势带来的快|感?我喜欢这种只能我抓你,你却打不着我的游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