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零五章 心累了

小说: 回到三国当暴君 作者: 小巧针管 更新时间:2020-05-23 07:20:30 字数:2222 阅读进度:205/219

到了这时候,程远志想走,何进当然不会再阻拦了,反正大事已定,追回传国玉玺成了最重要的事了。

至于何太后凤眼一扫,发现程远志毫无印象,也就一个莽夫武将而已,更加不会重视,况且是个外臣,何太后为了压何进一头,趁着何进还没说话,倒是挥挥手,直接给批准了,说道:

“程司空既然有事,那就出宫办去吧,陛下新登,诸事不明,这皇宫乃是宫禁重地,哀家不好强留尔等,免得人多嘴杂,容易风评不好。张让,唤人带程司空出宫,不得怠慢了司空。”

何进想不到自己的妹妹何太后一下子黑化得这么严重,根本就不给何进的面子,抢了何进的风头不说,怕是还想夺了何进的朝权。

要说吩咐张让下诏,拥立刘辩,那就算了,反正何太后不说,何进也会说,这事目标一致,倒是可以忍让何太后一些。然而越过何进,对程远志指指点点,可就过分了。

程远志出宫,是去幽州讨贼,还是去江东捉拿猛虎孙坚,这些事情总得有个定调,统统都归何进来管,但何太后明明什么都不知道,就爱插手,多说一二句。

长期以久,肯定会坏了何进的大事。

然而,程远志听了何太后的话,面色一喜,能出宫就好,程远志才懒得去管现在的皇宫是谁在主事,有一个说了算那就行了。

何太后也好,何进也罢,都是乱朝害政之人,何必理会太多,与他们有过多牵联。

张让这时候哪敢怠慢,无论何太后说什么,反正不过脑,铁了头照办就是了。

再说了,程远志好歹救过了张让一命,点拨过张让,如今何太后和何进掐了起来,程远志想先行离开,置身事外,张让总得知恩懂报,给程远志行个方便。

“程司空,还请跟洒家的义子小六子前去,小六子是宫中多年的小黄门,对宫里的一切都颇为熟悉,由小六子带你出宫正当合适。”

张让望了望周围,选定了带程远志入宫的宦官小六子,让小六子善始善终,将程远志带出宫去。

小六子紧张得不敢说话,行了一礼,便在前头引路。

程远志不急不缓,不骄不躁,仍是给何进施了一礼,问道:

“大将军...本司空...”

程远志的意思很明白了,是想问一问何时,程远志到底要不要听何太后的,以及出了宫外之后,程远志是去讨贼,还是去追赃?

这时,何进的脑袋乱糟糟的,还没从何太后这个昔日的坚固盟友突然而来的暴击之中,回过神来,何进脑海里飘过的都是以前和何皇后互相扶持,共抗阉竖的情形。

屠龙少妇,一朝功成,竟变成了恶龙。

何进根本就顾不上程远志,还是孙坚了,只想弄清楚何太后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?是要和自己的兄长何进决裂,各凭手段,汲取朝中大权,分庭抗礼?还是想垂帘听政,越过何进,甚至是架空何进,让何进变成一个普通的朝臣?

这些谜团没能理清之前,何进觉得太混乱了。

何太后,何进的亲妹妹,给了何进一个极大的难题。

何进还没说话,何太后竟又发话了,语带平静,满脸冷漠地说道:

“好了,新帝继位已成,哀家也乏力了,众卿就退下吧,各自先行出宫,有什么事情,等明日新帝上朝之后,你们再细细禀报而来。张让,唤人送大将军回府。”

现在宫内已经完全被何太后掌管了,自然用不上何进了,董太后虽说护着刘协,但董太后活不了几年了,将董太后和刘协囚禁在宫内,不得迈出大门,还能让何太后替刘辩收获了一波仁义的好名声。

何太后说完,居然自己掉头就走了,不给何进有任何说话的机会,气得何进的脸变成了猪肝色,恨不得出言责骂何太后,但何进最终还是忍了。

长日方久,无论是何太后,还是何进,至少朝中大权是落在何氏的手上了,至于怎么分配,达成平衡,慢慢谈拢就是了,不急于一时。

何太后一走,张让哪里敢一个人待在何进和袁绍跟前,生怕被何进提刀,顺手就给剁了,赶紧尾随着何太后,跟了过去,更加用心地服侍着何太后母子两人。

何进被何太后派出的小宦官糊里糊涂地带出了宫门之外,随后宫门再次地关上了,似乎何进从来没有进去过的样子。

要不是有蹇硕这个倒霉鬼,给袁绍绑在一边,何进简直就不敢相信面前的景象,就像是一场梦一样。

原本是宿敌对手的阉竖张让瞬间投靠了何太后,自甘坠落,不再与何进斗气、争执,而原本是血浓于水,至亲至近的妹妹何太后,竟是刹那之间,就从最稳固的盟友变成了旗鼓相当的敌人。

身为外戚,何进的裙带关系硬生生被何太后给剪断了,成为一个普通的朝臣,一个妄想窃取汉室朝权的贼臣。

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吗?何进总觉得跟不上何太后和张让的节奏,被两人给耍了。

“都散了吧。”站在宫门之外,何进突然心累了。

以前是和张让斗,那是呕心沥血,不敢懈怠,现在张让主动退了一步,又得和自己的亲妹妹相争,这来来去去,何时是个头啊。

听到何进毫无志气的吩咐,曹操心下一松,不由大喜。

曹操守着这没用的宫门,早就无聊难耐了,现在何进愿意让众将各回各路,简直好极了,刚才值守宫口的时候,曹操想通了,追随别人,始终得看别人的脸色,还是得自己干,做一番事业稳妥点。

不然,追随别人,就像投资,风险太大了,万一遇上二三次像何进这样无能的昏主,整个人生可就给耽误了。

程远志自是不必多说,若是何进什么命令或部署都没有,那程远志绝对是懒得去管孙坚的,干脆回了幽州再说,何必去管那么多,京城洛阳的事,自然有洛阳的人去理、去做。